第1章 惊心动魄桃花劫

金碧辉煌的某个雅间里,有一桌客人从中午进店一直吃喝到下午三点,助理看了眼表,心想不妙,叶董喝了不少酒,怕是要耽误下午的行程。

那个女人又发出一声娇嗔:“你讨厌……一会儿你要对我温柔点儿……”

红豆捏了捏布丁的小脸:“肚子饿不饿?晚上想吃什么?妈妈做给你吃呀。”

红豆一愣,睁大眼睛,立刻从床上蹦起来坐直了,两眼放光:“帅不帅?”

红爸红妈在新加坡玩得乐不思蜀,要不是红豆前几日打了一通电话说要过来,他们俩都快忘了自己还有个大闺女在国内。

叶念瑾赶忙追过去,一把将她抱起来:“逗逗你嘛,画得真好看。”

“哦?我看看。”

红妈微微一笑,拍了一下红豆的屁股,说道:“还不是你爸遇到了一个老同学,非拉着我一块儿去吃饭喝酒,现在你爸还没回来呢。对了,我们给你物色了一个男朋友,晚上人就来!”

等布丁吃了块蛋糕,刷了牙,叶念瑾便搂着布丁重新躺回床上。布丁早就把刚才的气忘得一干二净了,缠着叶念瑾道:“爸爸,爸爸,你讲点好玩的故事,我不想听童话了!”

到了红爸红妈的房间,红豆一脚踢开房,咆哮道:“你们俩还记得我是谁吗?”

她一边开车一边抱怨:“你说说这个老李,明明就是酒瘾大,没人乐意陪他喝酒,还借着生意合同的幌子吊着你,简直可恶!”

布丁扑进他怀里,喃喃道:“爸爸!我今天画了好多画,你快看看!”

此时,一辆暗红色的小轿车从马路上疾驰而来,停在凤凰酒楼的门口。很快,从车里下来一位妆容精致、清纯可人的姑娘,这位姑娘下车便气势汹汹地朝雅间走去。

布丁想了想,大眼睛眨了眨,而后笑嘻嘻地说:“我想听爸爸妈妈的故事!”

叶念瑾拧了一把她腰间的肉:“你倒是给我找个美女啊,男的怎么行?”

红豆一听这个,立刻来了精神,百年难得一遇啊!不用再愁找不到网站了啊!不用再愁不好意思找人借光盘了啊!度假酒店果然是个好地方啊!

两人哭笑不得,耐心地等着布丁从书包里翻出画本。

红豆得逞一笑。

红豆是掐着点来的,她就知道叶念瑾跟那个难缠的李总要喝上两三个小时!

红豆瞪着他:“再贫!揍你!”

“哦,那这是什么?向日葵?”叶念瑾指着另一幅画问道。

下了飞机,红豆心情立刻愉快了许多,打车去往父母所在的酒店。

晚上,红豆一走进雅间,就看到对面的男人西装革履,正襟危坐,姿态儒雅谦和,大方得体,五官也非常端正,就是……就是他怎么是个老头子啊?

叶念瑾以酒会友,确切地说是要拿下对面喝得满脸通红的中年大叔的合约,从中午十二点喝到现在,这大叔才答应签约,他心里松了口气。听到助理这么说,他立刻道:“你送李总回去,我这就走。”

一直到晚上临睡前的讲故事时间,布丁气还没消,叶念瑾决定亲自去楼下买草莓蛋糕来跟女儿赔罪。

这小丫头,一会儿他最讨厌,一会儿他最好了,女孩子的心情果然跟天气一样啊……

叶念瑾松了松领带,喝了口手边的冰水,状态还算良好,微笑着说道:“我老婆来接我。”

红爸红妈和面前的男人喝得没完没了,红爸还非要抓着红豆一起喝酒,搞得她刚喝了几杯就开始头晕了。

叶念瑾笑着道:“好吧,那你边听边睡,爸爸妈妈一起讲给你听。”

这倒好,没想到红妈在革命的道路上已经提前替她做好了准备,省得她临时再去物色什么帅哥了。红豆破天荒地打扮了一番,换上了礼服和高跟鞋。

参加完沈檬的结婚典礼后没多久,红豆便收拾好行李准备出国散心。

叶念瑾坐在副驾上,揉了揉眉心:“难不成以后女人要防,男人也要防?”

凤凰酒楼。

布丁噘嘴不理他。

叶念瑾一愣:“那多少儿不宜啊!”

叶志诚一见到红豆,眼泪都快流出来了,握着红豆的小手死活不放:“红丫头啊!还记得我吗?”

红豆扯了扯嘴角,嫌弃他:“你这么自恋,不怕我告诉女儿吗?”

脚踩在软软的地毯上,感觉像是走在浮云上一般,酒劲儿上来了,视线也模糊了许多,她半眯着眼,扶着一侧的墙往前走,越走越困,越走头越疼,走着走着,耳边传来一阵细小娇媚的声音:“念瑾……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呢……”

助理一愣:“那您怎么办啊?”

布丁一下子就忘了刚才的怒气,从床上跳起来:“哇!草莓蛋糕!爸爸最好啦!”

夫妻二人相视一笑,情不自禁地陷入了曾经的回忆里。

之后传来一声男人的浅笑,男人明知故问道:“什么准备?”

红豆搂着布丁坐在床上,正要翻开童话书念给布丁听,叶念瑾风尘仆仆地回来了,手上还拎着一个大蛋糕,对布丁道:“小丫头,还生爸爸的气呢?草莓蛋糕吃不吃?”

红豆笑得十分得体:“那你跟他过去啊!我愿意放手呢。”

叶念瑾哭笑不得,搂着她的腰边走边说:“老李一直不肯放过我,你说他怎么就那么喜欢我?”

红妈正坐在梳妆台前画眉,见到红豆在门口气冲冲的样子,瞪了她一眼,说道:“这丫头,多大了还撒娇,来,让妈看看长胖了没有。”

红豆躺在布丁的另一侧问:“你想听什么呀?”

她没好气地瞪了一眼舌头都捋不直还在说酒后胡话的李总,然后赶紧跑到后面拉住叶念瑾的手,小声数落他:“非要喝那么多!说好一起去接女儿的!”

客气地送走差点耽误他们接女儿回家的李总后,红豆的笑脸瞬间消失,搀着叶念瑾上了车。

故事要从五年前说起。

布丁噘着嘴,皱眉道:“这是一只咪!”

“你还不你老妈的眼光啊?!”

“好呀好呀!”说着,布丁就乖乖地闭上眼睛,边睡边听了。

叶念瑾笑得一脸宠溺,蹲下身子迎接女儿的拥抱。

红豆一愣,这么快就开始套近乎了?

“那是太阳!爸爸,你最讨厌了!”布丁气哼哼地跑到红豆的车边去了。

“怎么不怕!请您千万别说,务必维护好我优质的父亲形象。”叶念瑾就怕红豆来这招。

不一会儿两人就到了幼儿园门口,小朋友们刚好下课,其中一个皮肤白皙、大眼翘鼻的小女孩背着小书包慢走了过来。她一眼看到了站在校门口等她的爸爸妈妈,开心地加快脚步往前跑。

这么想着,助理悄悄凑过去,在叶念瑾的耳边小声道:“叶董,昨天您说今天下午四点有别的安排,如果不重要,我帮您推掉吧?我看您喝了不少酒。”

红豆在一旁啧啧两声:“你这父亲的形象彻底被你自己作没了。”

“妈妈,你先看画!”布丁噘着嘴道。

等到确定雅间里除了面前的这个老男人就没有别人之后,她才幽幽地叹了口气,心想:算了,中年大叔也可以尝试一下嘛,都说年龄不是距离,有了爱情,别的什么都不重要了!就是不知道他老人家几年以后还拿不拿得动筷子,更别说……那事儿了。

她心里是这样想的:没道理啊,她二十多年的人生中总是被人甩,自己还没真正追求过一次帅哥不是吗?因此,这回出国,她打算物色一个新加坡帅哥,管他是中年大叔还是小正太,先拐走一个再说!

红豆哼了一声,把行李拉进房间里,大大咧咧地躺在柔软的大床上,气还没消:“你跟老爸都不去机场接我,我不打算给你们当闺女了!”

红豆一咬牙,一跺脚,一拍大腿,恶狠狠地对自己说:“从了吧!”

红豆脸一红,一把拧上叶念瑾的肉:“你别胡扯!”

助理搀着喝醉的李总从雅间推门出来,刚好迎面碰上了她,一脸错愕:“叶太太,您那么准时啊?”

没等人拉住她,她便东摇西晃地上楼去了。

红豆激动得跟什么似的,可视线变得模糊,刚刚还扶着墙的手忽然失去支撑,整个人都失去重心,只听“砰”的一声,红豆不知道倒在谁的房间门口。原来房间的门虚掩着,她一推就倒了进去。

叶念瑾拿起来一看:“嗯?一只小猪?”

加载中…